「知否,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」李清照醉詠思念傳千年

精選圖_旅讀_李清照如夢令

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卷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,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。

--【1】如夢令

九百四十年前的三月十三日,中國文學史上最著名的女作家李清照在山東出生。或許是雙魚座的浪漫性格使然,她的詞作似總有無限愁緒迴轉──愁著被雨打落的海棠,愁著早逝的夫婿趙明誠,也愁著她流離孤寂的一生。

文_王尹姿/旅讀
圖_CTPphoto、視覺中國、旅讀

少女天真,婉約浪漫

一一〇〇年前後,年僅十六七歲的少女李清照,便寫下名篇【1】〈如夢令〉。昨夜雨狂風急,我酣睡方醒,仍有三分醉意。問著正捲起簾子的侍女:外頭花兒都還好嗎?侍女回答海棠花和昨日一樣。知道嗎?知道嗎?此時應該是綠葉繁盛、花兒凋零了。

這雖是一首短短的小令,卻展現詞人濃濃的傷春之情。篇幅僅六句話,卻兼有人物、景色與對話,彷彿一段靈活鮮明的短片。破題便寫狂急的風雨,而女詞人即使是在濃濃的睡意中,卻仍掛記著花兒,顯示這場酣睡不只消不去醉意,還有愛花憐花的情意──由此可推測,詞人喝醉是為了逃避芳華正盛卻被風雨摧殘的焦慮感;然而當一覺醒來,她還是充滿擔心,卻又不敢親自確認,只好借問捲簾的侍女,「試問」夾藏了幾分不確定與擔憂之情,同時又有著害怕知道真相的矛盾。

沒想到,侍女只回答一切如故──「卻道海棠依舊」的「卻」凸顯了詞人的驚訝:經過一夜風雨,怎麼可能「依舊」?此句也對比出捲簾人的漫不經心,與詞人關懷自然、傷春的細膩。最後「知否?知否?應是綠肥紅瘦」既像是對捲簾人再三確認,又像是說服自己般的喃喃自語。「應是」帶了推測,也隱含了「不得不然」的自然之勢;「綠肥紅瘦」巧妙呼應了開頭的「雨疏風驟」,也點出了春末夏初的時間推移。看似平淡的摹寫,卻隱藏了詞人的哀憐,曲折卻含蓄不張揚的心情,展現了詞人惜花的情感,與知曉大自然無情風雨的清晰理智。這首詞受到當時文人們的喜愛讚賞,《堯山堂外紀》載:「當時文士莫不擊節稱賞,未有能道之者。」可見對李清照的推崇。

Heho營養師嚴選 10 株專利益生菌!三週解決上班族的所有煩惱

李清照 生平大事表

一歲   西元一〇八四年,出生於齊州(今山東省濟南市)。
十六歲  作〈如夢令〉,名動一時。
十八歲  嫁趙明誠。
廿一歲  作〈醉花陰〉送趙明誠。
廿五歲   返青州,命其室「歸來堂」,自號「易安居士」。
四十四歲 靖康之變。
四十六歲 趙明誠逝。
四十七歲 南渡流離生活。
五十一歲 作〈金石錄後序〉。
五十二歲 作〈武陵春〉。
六十歲  整理趙明誠遺作《金石錄》,表進於朝。
六十七歲 確切逝世時地未知,有一一五一年(六十七歲)、一一五五年(七十一歲)、一一五六年(七十二歲)等說法。後人輯《漱玉詞》傳世。

李清照(西元一〇八四年-約一一五一年),齊州(今山東省濟南市)人,自號易安居士。兼擅詩詞文,是宋朝一大才女,婉約詞派代表,後人輯《漱玉詞》傳世。

李清照的生命開闔甚大,經歷了北宋滅亡,南渡臨安,對她的作品產生極大影響。其父李格非出身進士,官至禮部員外郎,藏書甚豐,創作不少,與蘇軾往來頻繁,深受其讚賞;母親王氏亦出身名門,飽讀詩書,家族世代進士輩出,也都在朝為官。生長在書香名門的李清照,在家學薰陶下養成深厚的文學素養,年紀輕輕就頗富才名。南宋王灼《碧雞漫志》論其:「自少年便有詩名,才力華贍,逼近前輩。在士大夫中已不多得。」可見李清照的創作實力早早便嶄露頭角,且對比男性毫不遜色。

本文摘錄自《旅讀》語言豆知識-天才作家李清照:塵世迷茫,詞裡清照,訂閱資訊請洽旅讀》網站希望商城

責任編輯/Vivian Day 戴子昀
圖片來源/旅讀

延伸閱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