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認識一個人,必須先從說話開始,有些人說話就像一段精彩的故事,有些人說話則是會讓人避而遠之。雖然不同的群族有不同的談話習慣,但有一些說話的通病是會引起大部分人的反感,究竟是那些話會讓人覺得最不舒服呢?

圖片來源:Freepik

「你不是說……」世間最惹人反感句型

我曾和朋友們在一起探討過一個話題—別人說哪句話最讓你反感,其中,「你不是說……」得票最多。坦白講,這也是我最討厭的句型,沒有之一。尤其是在心情不好時,如果聽到有人對我說「你不是說……」,更覺此人的質疑不懷好意,讓人生氣炸毛。

在我讀大學以前,我一直留短髮,從不穿裙子,這是我從小養成的審美和習慣。以我當時的眼界來看,我可能永遠不會顛覆這個造型。很早以前,我和我的同學說過:「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留長髮、穿裙子。」

後來,我上了大學。大學就像一間整容醫院,每個女生都在變漂亮。平時我和朋友們一起上街,她們最大的煩惱是和女生撞衫,而我最大的樂趣是和男生撞衫。每次,大家就會勸我換個造型:「妳都沒有留過長髮、沒穿過裙子,怎麼知道一定不好看呢?妳應該簡單整理一下自己,至少看起來別那麼雌雄難辨,才對得起這個美好的世界啊。」

或許是隨著年齡增長,也可能是因為眼界變得開闊,抑或是我的審美發生變化,還有可能是受大家的影響,我忽然就不那麼抗拒長髮和裙子了。慢慢的,我也試著紮起馬尾、穿上裙子,我發現那種感覺沒有大家說得那麼好,但也沒我自己想像得那麼差,只是多一種我可以接受的服裝類型而已。有一天,我在大街上偶遇我的高中同學,留起長髮、穿上裙子的我,對她而言無異於脫胎換骨,她張大嘴巴,露出一副驚恐的神情,盯著我好久,說:「妳的變化好大啊!」

我不好意思的說:「我同學都說還不錯,我就嘗試了下。」

她看著我,然後上下打量一番,忽然問:「妳不是說,妳這輩子都不會留長髮、穿裙子嗎?」

隔了這麼多年,除了漏掉「可能」那倆字,其餘的她記得還是很清楚,我本來想解釋,當時自己只有十幾歲,還不是很懂事,年少無知、眼界太窄、說話太滿。但隨著環境改變,年齡增長,人都是會變的。但轉念一想,這樣解釋起來,太麻煩且也沒有必要,於是索性告訴她:「我一向說話不算話。」

我這麼賴皮完全出乎她的意料,這也不是她想要的回答,於是,她悻悻的乾笑了幾聲,找了個藉口和我道別。真可謂,幾年情誼一朝毀。

解決反感句型方法:閉嘴

圖片來源:Freepik

同事小文通過相親認識個男生,見了第一面之後,兩人一直淡淡的往來。有另外一個同事問她有沒有發展的可能,小文一半因為羞澀,一半因為對未來不確定,便回答道:「誰知道呢,就當是個普通朋友,先相處看看吧!」

我真不覺得這句話有什麼問題。

小文和那個男生相處了半年多,後來那男生無聲無息的斷了往來。小文為此傷心,經常表現得非常傷感。結果那個同事硬邦邦的甩來一句:「妳有什麼可難受的,妳不是說,妳只當個普通朋友相處嗎?」

沒錯,小文在兩人還只是陌生人的時候,是說過這樣的話,但過了半年,在相處的過程中,產生了一絲感情總是可以的吧?因此在分開之後,感到特別難受,也是合情合理。這個時候不給一句安慰就算了,還要用此一時彼一時的舊話,來上演圍追堵截這一齣,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哪!

我以前同事是一個活得特別糾結的人,特別喜歡用「你不是說」。

我說:「我不是很喜歡吃肉。」但有一天,我在飯店裡點了一盤板栗紅燒肉。菜端上來,我剛伸出筷子,她便來了句:「妳不是說你不愛吃肉嗎?」

我該怎麼回答?我說:「妳天天都跟我說你不愛上班,妳還不是天天來?」

她無助的看著我,面對我的尖酸無言以對,完全忘記了剛才是誰率先營造了這種針鋒相對的氣氛。

在與她相處的兩年時間裡,我覺得特別累。她是個把閒聊當作改錯題來做的人,吸引她的從來不是言語間的資訊,而是我留下了哪些可以深挖的漏洞。

我說「我不是很喜歡穿顏色鮮豔的衣服」,某天我穿了件紅色大衣來,她一定會問「妳不是說,妳不喜歡穿顏色鮮豔的衣服嗎」;我說「我不太喜歡大多數的本地人」,她問「那妳以後會離開這裡嗎」我說「應該不會」,她緊跟著問了句「可妳不是說,妳不喜歡本地人嗎」。諸如此類,不勝枚舉。

在與人交談時,只要你忽略限制詞、放棄推理和思考能力、保持一個談話方向、維持單向邏輯,很容易就把對方逼近死角,無論對方是誰。

只是,這樣做的意義在哪兒?難道看到對方被你問到瞠目結舌,很有快感?

我們想要讓談話愉快的進行下去,那麼,在你提問題的時候,你至少要知道你提的這個問題是有答案的。就好像我說我不喜歡穿顏色鮮豔的衣服,但有一天我穿了,又能代表什麼呢?你這時候揪住我說過的話不放,一再追問我「為何又穿了自己不喜歡的顏色」,你想讓我做何回答?這個問題有解嗎?

我曾就這個問題和我的那位同事談過,結果她反過來問我:「那妳明知道那麼說有問題,為什麼還要說那樣的話?」

我表示無言以對。我想說,在不那麼官方的場合,人都會卸下防備,用輕鬆的方式交談;每一句話都代表當時的立場,但外因和內因都會慢慢改變,我以為我們至少有這樣的默契會彼此理解;我也用了很多限制詞,給自己留了餘地;我口語表達能力確實很差,但中文博大精深……。

但我什麼都沒說,因為我覺得糾結於這個問題非常可笑和無聊,以後對她閉緊嘴巴是最有效的解決途徑。

「你不是說……」不是對別人的承諾

圖片來源:Freepik

我一直覺得,喜歡問一些無解問題的人,要不是像孩子一樣天真,喜歡問為什麼,就是真的殘忍,她享受見你自己拆臺的窘迫,樂得見你在圍追堵截中顧頭不顧尾的狼狽。

每當這位同事用「你不是說……」這個句式來逼問我的時候,我都有這樣一種感覺:就好像我說過的每一句話,都是對她的承諾。天地之間萬事萬物,都必須以她的認知為標準,對她負責。如若做不到前後呼應,在她看來,其實是一種背叛。

所以,在說出那句話時,她是充滿惡意的。她就是想看你自己救不了自己的慌亂,因為她覺得她打了你的臉,丟的是你自己的人。

那位舊同事後來換了新工作,我們已不再有聯繫。還記得我們初相識時,她跟我說:「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,想在這裡多留幾年。」結果呢,她很快就辭職了。走的時候,按照她的路數,我至少應該問一句:「妳不是說,妳打算在這裡多留幾年嗎?為什麼辭職了?」

但我沒問,我說的是:「那希望妳以後越來越好!」

我不是她的人生監督者,她所有的決定都是自己的選擇,不是對我的承諾,無須對我負責,我也沒有那麼多興致去挖一個決定背後的故事,以及許多不可說的原因。伸手去拆別人的邏輯,享受對方一時語塞帶來的快感,那是多孤單缺愛的人才會有的閒心。人家只是對自己的人生出爾反爾,還真不需要你站在監督者的高地心懷優越感的指責。

下次再有人說「你不是說……」你大可淡定的看著她,說:「是啊,我說過,那又怎樣?」然後,尷尬的人,就肯定不是你了。

我一直覺得閒聊是一種有些難度的交流,要考量兩個人的默契,雙方能通過可聊的事了解到不可聊的事,能通過言明的點洞察到未言明的點,兩個人才能輕鬆、愉快的聊下去。處處追究所以然和首尾呼應,只會給人無限難堪,且也得不到真相。在與人交往中,當你需要拚思維縝密、滴水不漏的時候,那麼站在你對面的那個人,就只會是你的陌路人,無一例外。

還記得我從前一直留短髮、不穿裙子,我那時以為我一直都會是這樣。但後來我變了,你問我:「你不是說這輩子都不會留長髮、穿裙子嗎?」

那我也只能這樣回答:「是的,我說過。但我食言了。」

※本文作者為王歡,原文授權自《歡迎指點,但謝絕指指點點》,大是文化出版。

延伸閱讀:

家裡整潔心就乾淨了嗎?其實真正的斷捨離是要做到「這些」!

身體常過度操勞、腰酸背痛?2 招修復瑜珈讓全身都放鬆

我們為什麼要旅行?告訴你 8 個旅行的好處